2010年9月17日星期五

【讀讀詩】方昂《給HCK》

〈给HCK
方昂
(之一)
又有人说我们是移民了
说我们仍然
念念另一块土地
说我们仍然私藏另一条脐带
这是一个风雨如晦的年代
该不该我们都问自己
究竟我们爱不爱这块土地
还是我们去问问他们
如果土地不承认她的女儿,如何倾注心中的爱?
(之二)
说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不是
说我们是支那人,我们不愿
说我们是马来西亚人,谁说我们是
说我们是华人,那一国的国民
我们拥有最沧桑的过去
与最荒凉的未来。
龙应台《在紫藤庐和星巴克之间》读者来信
18岁台湾青年
台湾人有没有根?
我觉得没有根
我觉得很想哭
我的梦 想起飞……可是一直以来
我活得很辛苦 很辛苦 很辛苦
而且我知道
有更多人比我更辛苦 更加辛苦 更加倍辛苦

在阅读方昂的诗后,不料又在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一书中见到18岁台湾青年的这封信,两者读毕,感触颇深。听完龙应台的言语后,我才真正了解,我们马来西亚华人不是唯一受到压迫的社群。不管在哪里,都会存在所谓的强权与弱势。我们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确是面对着马来族的压迫;同样的,在我们华人社会之下,有着印度族群、原著民等等的少数民族。我们同样在打压着他们。在西方国家如美国,他们也有所谓的“固打制”,然而那是为了少数族群而设的。在马来西亚,令人惊奇的是,“固打制”却是为了保护大多数的族群而设,少数民族反而被忽略了他们的利益。国家的政策里,存在着太多的,对少数民族,不公平的对待。然而,值得让我高兴及骄傲的是,我们华人在马来西亚,不曾因为受到打压而自暴自弃。反之,不论在经济、教育等等,都有显著的表现。举例而言,我们马华文坛也诞生了不少杰出的作家,如商晚筠、李永平、温氏兄弟、黎紫书、陈大为、黄锦树、钟怡雯等等,真是不胜枚举。可惜的是,他们的作品在我国却不受本地读者的热烈反应,造成许多作家都向外发展,毕竟是国家的损失。中国与台湾人民对自由的追求,毕竟是我们马来西亚不能相比的,毕竟他们牺牲掉的性命,远乎我们的想象。但是,马来西亚毕竟还年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人都说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我们对于华人政经文教的维护,对自由的追求,也是同样的道理,都需要时间、精力、奉献……因此,我对马来西亚未来的华人社会仍抱着很大的期望。想起去年,参观了华研及隆雪华堂,庆幸的是,维护华人社会的工作者,仍大有人在;悲哀的是,无用的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